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黑曜的赌博》。

这其实并不是说一个人就决定了很多事情,而是因为斯德摩大学,已经很久很久,没有真真正正的开始吸收一个人来作为保安。

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因为在之前的时候,斯德摩大学的保安,因为有很多都是关系户的缘故,本身不能说酒囊丝一毫。

时间一晃而过,眨眼间已是过了数个时辰,下落的途中,季辽散开神识,始终锁定着先他一步落入这里的谷月。

越往下煞气就变得越来越浓烈,此时季辽所在之地煞气变得更加醇厚,仿若变成了一团团绵柔的棉花......

等到他想到饿的时候,就开始后小船,鞋子脱下来,就算不能载

赵亮完全没能想到,嫪参之死竟然还能有这样的转折,看着对面嫪桀和申左兰脸上尴尬的神情,他心中不禁大乐,开口道:“申侯,你让左兰大夫派人去调查此事,那岂不是等于不了了之吗?到头来,庶民只能是白白死掉,而某些家族照样大发横财!”

听了赵亮这话,申侯和申左兰、嫪桀都不禁一愣,尤其是申左兰,顿时面色不善,眉宇间尽是愠怒神色。转瞬功夫申侯反应过来,赶紧点了点头:“御使教训的有道理!此事万万不能轻忽。既然恰逢御使代天子巡视此地,那么还要请大人派出干员,随同前往,一起参与彻查此案。举凡有罪之人,一经查实绝不姑息!”

赵亮一听对方这么说,立即感到头大如斗。他原本只是模仿刚才申左兰的语调,原样奉送回去,好挖苦一下这位年轻气盛的中大夫。可是没料到,申侯居然会错了意,还以为他这位特使是打算利用巡视申国的机会,名正言顺的调查案件,好为暌离脱罪。

形势所迫下,申侯才会有此提议。

可是赵亮又哪有这个闲工夫啊?他心里唯一盼望着的就是明天便能打道回府。别说是去容县查案,连苍岩城他都不想去!

于是,赵亮先示意暌离起身回坐,然后不尴不尬的说道:“申侯啊,你误会了。关于嫪参一事本官并无兴趣。大家都挺忙的,我看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。明天抓紧时间到苍岩城逛上一圈,我们就准备回镐京了。”

“啊?!逛上一圈就回去?”申侯和褒富异口同声的轻呼一声,他两人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一只三条腿的蛤蟆在跳霓裳舞一般。

赵亮咧着嘴嘿嘿一笑,故作镇静的问道: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那当然不妥啦!”申侯和褒富又是异口同声。

不过这次褒富没敢再继续说话,而是只听申侯郑重道:“天子巡视,乃是尊王重仪。天子御使自抵步诸侯国起,先入府宣召,诸侯以下大夫、卿、士、及统卒将贲人等,皆须沐浴更衣、恭敬聆讯。诏喻宣示完毕后,诸侯举行上国宴,迎奉天子御使。大宗诸侯行宴五日,小宗诸侯行宴三日。迎宴结束的第二天,才开始真正的巡视诸务。最先一步,是调阅诸侯府内之户籍、民册、典账等庶务文牍进行勘验。之后便是巡查国粮和武备两库,点算库中物料,核实历年奏报王室之数。待这些琐碎事情都操办妥当,御使便开始巡视诸侯国疆界内人口在三千户以上的城池,查看烽燧是否完备、城防是否逾制。接下来,再是召见乡里高德耄耋,寻访民风民情……”

赵亮听得舌头差点吐出来:“照这么整下来,还不得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啊?”

申侯疑惑的摇摇头:“十天半月?御使说笑了。巡视我们申国这样等级规模的诸侯,最起码也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行。”

闻听此言,赵亮瞬间感到心里冰凉凉。莫说是两个月,就是两个星期,他都得急疯了。现在王小四和郑卢雅还没有回复消息,而抓捕穿越者的任务更是八字都没一撇,再这么耗下去,屠处长非得亲自跑过来扒了他的皮不可!

就在赵亮心中七上八下的胡乱盘算之时,申左兰在一旁阴恻恻的插话道:“两个月的光景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所以,依照周礼,天子巡视诸侯,往往都是三年一次。去年大周的假宰许桓梁刚刚奉大王之命来过申国,折腾了足足三个月才走。这不到一载时间又再次劳顿大将军尊驾到此,这究竟是何缘故呢?”

赵亮心道:你以为老子想来啊?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们这帮家伙造反,周幽王才这么折腾我吗?

申侯怕赵亮尴尬,赶紧打圆场:“左兰唐突,怎可对御使如此说话。大王关心申国,是我等做臣民的福分,哪有嫌多的道理?”

申左兰显然并不服气,依旧对着赵亮不依不饶道:“去年御使走后不久,镐京就传来王后被罢黜的消息,紧接着我那位可怜的堂姐就香消玉殒在王宫之内。她究竟犯了什么错?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?”

另一边的嫪桀冷哼道:“更夸张的是,太子姬宜臼同样无故被废。母亲死的不明不白,他一个堂堂的王族嫡长子连冤都不敢伸,还得连夜逃出镐京,躲来此地暂避,这真是岂有此理!”

申侯原本打算制止两个手下对天子代表发难,可是一听他们提起自己女儿的不幸遭遇,再想想亲外孙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怜境地,一时间不禁悲从中来,长叹一声没再说话。

聊天聊到这个地步,那就非常难看了。

赵亮倒还好,他毕竟是现代人,无论这段历史原貌也好,还是对周天子的忠诚也罢,其中的感触并不是很深。而且郑妮之前也一直是在边关效力,与大周的宫廷内争并无太多关系,所以除了觉得有些无话可说之外,还不算太过为难。

但是他身旁那位胖将军的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。不管怎么说,作为褒姒的堂兄,褒富此刻深切的感到自己在众人面前分外扎眼、如坐针毡。只可惜他既不敢辩解反驳,又不甘心就这么装傻默认,故而急的不停擦汗。

屋内六人当中,反而是暌离的身份最为超脱。他

开封府刑部大牢的前院,此时陷入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尴尬对峙之中。

赵亮一拨人被枢密院的官军和刑部的守卫团团围住,想走却走不掉;而包围他们的一众兵马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,想抓又不敢抓。

双方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张望着,默默等待各自背后的靠山能及时赶来。

赵亮走到杨宗保和姚能的旁边,低声道:“看来今晚的事情要闹大啦,咱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”

杨宗保点了点头,沉默片刻后说:“二位仁兄,待会儿不管怎么样,你俩就把责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黑曜的赌博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文娱如愿

人一介

文娱如愿

凌小志

文娱如愿

温桔

文娱如愿

唯刀百辟

文娱如愿

黑暗王国的剑

文娱如愿

睡醒的红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