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温柔是蚀骨毒药》。

从天犼记忆中得知,他们距离蛮疆还有十多天的时间,王文猜的不错,铁血疆域可以安逸半个月。

  陆隐不得不佩服王文,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猜出来的。

  还有十多天时间,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在这十多天内破坏那说出来。真的,真的,很对不起。”

事情说的没头没尾,但对于看过杨大伟日记的钟小丫来说,却已然揭示了一切。

杨大伟刚才想说的是:“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女儿。”

杨大伟刚才所说的“想报复她”,其实是“想报复他”。

子质于邯郸。谓魏王曰:“今一人言的舍不得杀你,我正要瞧瞧你究竟有

日子匆匆,又两个月过去了。

杨义和赵刚拄着拐杖,已经可以出来走动了,而孙思邈也已回了长安城。他要奏请皇帝陛下,将杨义教给他的那套,伤口缝合技术传播出去。

东宫崇仁殿,李世民听了孙思邈的报告,惊得目瞪口呆。他不敢置信地问孙思邈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启奏陛下,杨小郎君和赵校尉已经完好如初,伤口也已经结疤,不日即可痊愈。”

“你难道真的是天神?你真是天神下凡?天神下凡!”李世民喃喃自语。

就在李世民说这句话的时候,在他后面的一个老宦官,此时神色有些异常。他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,在退到后门时,才快速的一闪而没。

太极宫,甘露殿。

已经退位的李渊坐于龙座上,他依然还身穿龙袍,头戴十二冕旒冠。他脸色、胡子、头发全白,显然这老小子没少祸害女人,才弄成这副样子。

殿中跪着一个老太监,看神情正是伺候李世民的那一个。他匍匐在地上,正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?

良久之后,李渊开口了:“你说的话可是当真,天下当真有这样的人?”

“回太上皇,奴婢说的句句属实,绝无半句假话。当年那句“蚊子再小也是肉”,就是出自这小子之口。”

“除了这些,他还有哪些事迹?”

“他出现在我朝才短短一年有余,便能赚到三百六十万贯钱,并用这些钱买下长安城三千五多个宅子,和一整个永平坊,还有洛阳的一千多个宅子。那仙酒、宝镜也是出自他之手。”

李渊震惊的微微张开口,半响都没回过神来。他心里在呐喊:天神下凡,天神下凡……天神啊,只要将这小子弄来,长生不老有望。朕依然还是皇帝……

“太上皇,太上皇!”

李渊从冥想中被拉了回来,微微有些恼怒。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老宦官:“想办法将那小子弄来,朕封你为国公,让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”

老宦官一听,高兴坏了,微微一愣之后,纳头便拜:“谢主隆恩,愿我主万寿无疆!”

“哈哈……”李渊狂妄的笑了起来,笑得惨白的脸,都起了不知道多少皱纹。

这天晚上,杨义非常烦燥不安。不是因为伤没好,而是这次来驻训的人,是李靖的老部下。

今天来时,将杨义抬了过去,要他亲自指导。以往他有伤在身,都是借着伤势远远的避开,用那两千多千牛卫替他训练,一直训了两个多月,来了一波又走一波。

但这次不一样了,李靖指名道姓让杨义必须亲自去训练,甚至要动用承诺。杨义没办法,只得让别人抬着自己去了。

杨义拄着拐杖,在列好队的人面前走来走去,稍有不慎就一拐杖甩过去。搞得那些大头兵个个噤若寒蝉,没人敢触他眉头。

一天下来,杨义是又困又累,但却睡不着。他今夜特意跑到了山坡上的麦田边,这里比较安静,而且距离驻军又不远,不会发生什么安全性的问题。

夜风潇潇,凉意阵阵,除了微小的虫鸣声外,四周一片寂静,

时间一长,杨义便唱起了后世的歌曲:“今天我,寒夜里看雪飘过,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,风雨里追赶,雾里分不清影踪……”

“小郎君好兴致。”就在他唱得兴起的时候,在他的后面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。

杨义一惊,连忙转头去看时,突然眼前一黑,脖子一痛,便失去了知觉。

半个时辰后,金沟村乱作一团。先是从杨义这边开始,然后蔓延到全村,甚至惊动了驻军,三更半夜数万人,找遍了全村的沟沟壑壑,都没有找到杨义的踪迹。

一直找到的天亮,几乎将金沟村翻了个对朝天,都没有找到杨义此人。

王艳又哭得泣不成声,甚至一度要晕厥过去。幸得杨云在一旁安慰,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
情况万分紧急,驻军将领只得让人快马加鞭,在城门刚开之际,便将信送进了城。由于李靖没有下朝,送信的士兵索性将信送到了兵部。

兵部接到信后,知道了事情的紧急,他们不敢怠慢,让人逐层往上报,最终快要到下朝时,才送到了李世民面前。

李世民看了信后,愤怒到了极点,看着下面一个个疑惑的朝臣,李世民让大家先退朝,留下李靖、程咬金、长孙无忌等一起商议。

杨义悠悠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宽大的房间里,屋内陈设非常华丽,屋顶也非常很高。

杨义眼睛溜溜转了几下,正想翻身起来。这时他才发现,脖子又酸又痛,忙伸手想揉一揉。

“你醒了?”一个声音从杨义的头顶传来。

杨义想也不想,一个鲤鱼打挺就想站起来。可是他忘记了,自己的伤势还没有好彻底呢。

由于两个多月没锻炼了,他这一招,只是让他在地上微微蠕动了一下。

他尴尬的翻了个身,艰难的爬了起来。当看到上面的人时,他吓了一大跳,差点就坐到后面去了。

只见他的前面坐着一个老头,虽然须发皆白,但双眼炯炯有神。他头戴十二冕旒冠,身着明黄色龙袍,脚踏金丝龙纹卷云靴,看着极为威严贵气。

他身后的左手边站着两个宦官,后面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宫女,一人拿着一把大扇子,这应该就是皇帝仪仗了吧?

杨义一愣神之间,他马上想到……妈蛋,这不是太上皇李渊是谁?请自己来还得用绑架,实在是太下作了。

其实杨义冤枉李渊了,李渊并不知道那老宦官是怎样将杨义绑来的,他要的只是结果。

杨义虽然不说话,但他的行动却很乖。因为他不想受罪,虽说李渊已经退

“怎么都不讲话了?”

  沈杰看到她们一个个这个神.情,脸上立即就多出了一.丝.笑容。

  那笑起来的大.眼.睛,让本来就很好看的.男.人越发的多了一些感.染.力,

  “公子,你刚刚真.吓.人。”冰玉一副苦着脸的表.情.说道。

  “冰玉,你说的什么话啊?公子哪儿.吓.人了,人家明明是关心我们才会这样的好吧。”刘赟说到,

  她说完了都感觉自己说这句话都不需要经过大.脑的,特别顺.口。

  “没错,就算是这样也是对别人的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说道,

  在路过几人两米远,他又回过头指着她们说道:“你们赶.紧.都去.弄.点药把伤.口处理一下,晚饭我来叫人去准备。”

  他说完人就朝堂屋走了进.去,久圆被他.牵.着.形.影.不离的跟着走了进去,

  “公子就是这样外冷.内.热。”

  郁莉啡看着那道背影,天生就觉得公子带了一些特别好的印象,

  要不是怕公子生气,她早就想投.怀.送.抱.了,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可以看到他的影子都特别的有好感呢。

  “就是,本来还挺.痛.的,被.公子这么一说,现在都不.疼.了。”

  冰玉表.情.调.皮.捣.蛋.的嘟.了.嘟.嘴,

  “你们猜公子到底会怎样对付严家人,会不会像之前...”施如青摆了个.弹.手.指的动.作,“我就觉得吧,如果是那样,就太便宜那帮严家人了。”

  “嘘,说不定我们说的都被公子听到了。”刘赟说道。

  “怕什么,公子可不会对我们.坏.的呢!”冰玉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。

  “反正我什么都不关心了,我就想好好.睡.一觉,你们不知道,我这么.动.了一会儿,浑.身.酸.痛.的特别厉害。

  哎呦!我的.腰.啊,真的好.疼.啊,

  我什么都不想.干.了,等我.醒.来再见吧,各位大.美.人。”

  郁莉啡有.气.无.力的.喘.了.口.气,一副无.精.打采的向着左厢房走去。

  “美.的你,还想一个人.独.睡,姐.妹们走一起伺.候着。”冰玉右手摆了一个.握.紧.的动.作,坏.笑道。

  她们在这个.呆.了这么长时间,一个个感.情好的不得了了呢,

  也不像以前没遇见公子之前,还天天提.心.吊.胆的。

  “你现在这么喜.欢在我面前和别人调.情。”

  久圆看着他走路都这么笔.直的.身.形,看他的侧脸都自带一.股.厉.害.男.人的气.质。

  “我当然是怎样高兴怎样说了。”沈杰望着右厢房门口上方的这幅.泛.黄.的壁画,

  它的边缘微卷向上方,已经看不清上.面的山水画的细致景象。

  “你是不是故意想用这个.气.我,我告诉你,像你这样的.男.的,有三.妻.四.妾.很正常的。”

  她想.拉.慢些走的那么快的.男.人,像往常一样没有拉.动,

  在关上了房门,这个.男.人刚刚.脱.下那件.沾.上了一些外.面尘土的大衣,整个人就.四.仰.八.叉的.瘫.在了.床.上,一.动.不.动的,

  这时候的房间里安静的,他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.呼.吸.声,

  在外边小半天的功夫,人已经累.的一点精.神都没有,可以想象为了凝聚闭环能量,它有多么的耗费人的精.气.神,

  “鞋子又不.脱,直接就.睡.的!”她有些生.气的.皱.着眉头,

  她也就是说说,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,还真拿他没办法,

  他刚刚拉自己那么.紧,分明就是想让她处理他现在的.烂.摊.子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温柔是蚀骨毒药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太初之境

发达的泪腺

太初之境

阿菩

太初之境

流去的时光

太初之境

风十里

太初之境

拔刀挽住落樱

太初之境

妖月无双